首页 知名人物 正文

如何评价石达开?石达开是怎么死的?

扫码手机浏览

一八六三年六月,成都的四川总督衙门里,一名镣铐锒铛的重犯,被带上了公堂。他英姿勃勃,怒目而视,面对着问官,始终不肯屈膝。时而痛斥他们的虚伪奸诈,时而侃侃而谈,申述自己的革命胸怀。在敌人的屠刀下, 他神色怡然,从容就义。

他就是太平天国的领导人之一,翼王石达开,也是中国历史上杰出的军事活动家。

参加拜上帝会

石达开是广西贵县客家人。一八三一年,出生于一个新发迹的地主家庭。早先,家里比较穷苦,他的父亲石昌荣还给人放过牛,做过工。到石达开出生的时候,家境虽然已经富裕,但家庭中的成员还保留着劳动的习惯,一部分土地主要还是自己耕种着。石达开小时候就种过田,打过柴,也读过几年书。他读书很勤奋,种田回来,就拿起书本,尤其喜欢读《孙子兵法》。后来,父亲去世,他不得不停学持家,重操上代的旧业,贩牛,贩鸡鸭、木炭、竹子,甚至还结伙贩过私盐。这使得生长在山村里的石达开有机会闯游江湖,接触到更广大的世界。

当时,封建社会已千疮百孔,各地的农民起义风起云涌。在广西,由于封建统治者的挑唆,还经常发生土籍和客籍之间的械斗。石达开是客家人,为了求得生存,不得不结交江湖上的好汉,向他们学习武艺。由于他轻财好义,敢于抗拒官府,在地方上就渐渐有了名声,成为一位崭露头角的人物。

一八四四年,洪秀全和冯云山来到广西贵县一带从事革命活动、发展组织、物色人才时,注意到了这位在当地有影响的青年。两人亲自密访了石达开,用革命大义启发他,于是石达开参加了拜上帝会,并把自己的全部家产捐献出来资助革命。当洪秀全、冯云山等离开贵县到别处活动时,贵县的工作就由石达开担负起来。他在贵县北部的龙山山区秘密进行活动,以“有饭大家吃,有福大家享”的口号来发动矿工,使“拜上帝会”在龙山矿区有了稳固的据点。

在两、三年的起义准备过程中,石达开紧张地工作着。他几乎跑遍了山区的各村各墟。每到一地,就动员群众参加拜上帝会,召集会员举行“拜会”。他提出了“一打南京,二打北京”的响亮口号,大大地鼓舞了群众的革命斗志。经过石达开的积极活动,贵县的拜上帝会会员发展到数千人,成为太平天国起义的主力之一。

一八五○年七月,洪秀全发布动员令,号召各地会众到桂平县田村“团营”,集中编伍,准备起义。八月二十日,石达开率领数以千计的会众,从奇石墟誓师出发。在途中,他们遭到了地主团练的袭击,石达开率众杀败了他们,来到了金田村,与各地会众胜利会合。

金田起义以后,石达开被封为左军主将,成为太平军开通前路的先锋。

北进东征

太平军攻克永安后,石达开被封为翼王五千岁。当时,他刚满二十岁。

一八五二年,清政府调集了四万多军队,团团围困永安,妄想一举歼灭太平军。四月,太平军以肖朝贵、石达开为先锋,首先冲破清军防线,乘夜突围。敌军闻讯,集中兵力追击,太平军后队损失不小。石达开与肖朝贵得悉,立即回军大战,杀死清军总兵四人,兵勇五、六千人,取得了起义以来的最大战果。

永安突围以后,太平军直扑广西省会桂林。围攻不克,遂北上进军湖南。在征途中,南王冯云山阵亡。接着,太平军攻克道州、江华、郴州等地。同年九月,肖朝贵率领一千多人突袭长沙,因兵力悬殊,一时无法攻克,肖朝贵也不幸中炮阵亡。太平军在半年中连折两员主将,领导核心力量受到很大削弱,石达开身上的担子更重了。

为了挽救太平军在长沙城外的不利地位,石达开奉命率领两千多人,以迅雷般的行动,西渡湘江,抢在敌人之前控制了军事要地,使太平军在战略上取得了可进可退的主动地位。在湘江中的水陆洲,石达开设奇兵歼灭了广西提督向荣的三千“劲卒”,给敌人以突如其来的严重打击。然后,太平军放弃长沙,北上攻克了益阳,越洞庭湖,攻下两湖重镇岳阳,直捣武昌。

一八五三年一月,太平军攻克武昌。此时,太平军包括妇女老幼在内,已扩展到五十万人,还拥有庞大的船队。于是,顺江东上,直取南京。石达开被任命为前敌指挥,他以秦日纲、胡以晃、李开芳、林风祥、罗大纲为先锋,率领大军水陆并进,以摧枯拉朽之势,在湖北广济县老鼠峡一带,大破清王朝两江总督陆建瀛的江防军,直下九江。接着,又在安庆大破狼山总兵王鹏飞的守军,连克池州、铜陵、芜湖、当涂等地,一路上势如破竹,所向披靡。

三月十九日,石达开督率林风祥、赖汉英诸将,用地雷轰塌城垣,攻破南京城,斩了陆建瀛与江宁将军祥厚,取得了太平天国起义以来的最大胜利。石达开入城以后,立即贴出告示安定民心,抚慰百姓,搜捕残敌,为洪秀全、杨秀清等进入南京做好了准备。

大小数百次的战斗,把石达开锻炼成为一个英勇善战的将领,也展示出了他那高度的军事才能。有一首民谣说得好:

石达开,真好样,

夺采石,勇无当。

一马冲入南京城,

太平天国第一王。

天京辅政

太平天国定都南京以后,洪秀全是最高领袖, 但实际权力却由东王杨秀清行使,石达开和韦昌辉共同协助杨秀清处理军国要务。杨秀清把许多重要事务交给石达开处理,如铨选官员、议定奖惩、卫戍圣库、审查告示、审核死刑的执行等等,这些表现出石达开的政治才能也是很高的。

一八五四年六月,继英、法、美公使接连到天京访问之后,两个英国人又率领兵舰来到天京的下关,再作试探。石达开同前几次一样,对这些不速之客保持着高度的警惕。当这两个外国人提出会见天国高级领袖的要求被拒绝后,就提出了数十个问题,要求给以答复,以刺探情报。石达开受命起草复信,他义正辞严地告诉外国人,通商是允许的,但必须遵守法令,并正告他们“鸦片是害人之物”,绝不允许贩卖。针对他们探询太平军实力的企图,石达开说: “天国兵马无数。天上地下万国尽是天父子女,皆是天王兵马,其数计何尽乎?”他的巧妙回答,使不怀好意的洋人不知所云,摸不着头脑。

天京的防务是石达开所负责的主要工作。他在城外构筑了强大的纵深阵地,修建了营垒和水师营盘,还建立了高大的“望楼”,以监视敌人的行动。当时,太平军主力正在进行北伐和西征,京城内的军队人数不多。通过“望楼”的联络、指挥系统,在战事紧急时,可以集中全城的兵力,有效地对付敌人。在战斗中,石达开总是身先士卒,亲自上阵,所以,在全军中享有很高的威望。

一八五三年六月,西征的太平军到达南昌城下,由于清兵的顽抗,攻打了三个月未克。太平天国的领袖们决定改变计划。石达开受命来到安庆,节制西征军事,经略安徽。他组织军民增高城墙,加强防务,使安庆从此成了太平军的重要基地。同时,又分兵进取皖南、皖北,在不到半年时间里,攻克了桐城、舒城、庐州(合肥)等地,占领了大片土地。在安徽,石达开每克复一地,就把官僚和地主的田产没收归公;同时实行了按亩征银、粮的制度;建立了太平天国的政治、社会组织,以户为单位,按军、师、旅、两、卒的系统编组。石达开还实行了开科取士的制度,这种制度不限资历,不限门第,人人都准应试。

一八五四年,曾国藩的湘军崛起。这支地主武装拥有陆军和水师一万七千多人,战船四、五百艘,炮位数以千计,太平军遇到了凶狠的对手。经过几次激战,太平军节节败退,失去了原先收复的两湖广大地区,形势急转直下。在这紧要关头,石达开又奉命出征,以扭转局势。

曾国藩气势汹汹,分兵三路向长江下游猛扑过来,一直打到了江西九江,企图“肃清江面,直捣金陵。”石达开鉴于太平军接连遭受失败的教训,便采取灵活多变的战术,先打败湘军水师,然后全面进击。在敌强我弱的情况下,他坚壁高垒不与决战,只是每夜派小股部队,沿长江两岸擂动战鼓,向清军船只发射火箭,派小艇到长江中向敌船抛掷火球,使敌人夜夜受惊,求战不得,偷安不能。骄躁的曾国藩出动全部水师和部分陆军,决心不惜一切代价,攻破太平军由长江进入鄱阳湖的防线。石达开看准了这一点,于一八五五年一月底,故意撤离湖口守军,引诱敌军进入鄱阳湖。一月二十九日,曾国藩的一百二十几艘轻便战船,载着两三千水兵,闯进鄱阳湖。石达开抓住这一有利战机,下达命令,立即堵塞湖口水卡。当夜,英勇的太平军战士神速地在湖口搭起了两道浮桥,铺上木板和土石,筑成了一道障碍线。这样,敌人的水兵就被分成了外江与内湖两部分。太平军又出动几十艘轻便战船,载着勇士和引火物,向长江中的敌军大船队横冲直撞,放火砍杀。在短兵相接之下,敌军的大船无法发挥作用。湘军大败,被烧毁船只四十余艘,溃退五十余里,从湖口一直退到九江。二月十一日,石达开又亲自督率轻便船队,突袭湘军水师,再次焚毁了敌人在长江里的船只四十余艘。曾国藩的座船被缴,他本人也差一点被活捉。横行一时的湘军水师,被打得落花流水,溃不成军。

湖口之战的胜利,扭转了西征战局。石达开乘胜三路出击,展开全面反攻。太平军第三次克复武昌,重新控制了从九江到武汉的数百公里江面。接着太平军又挥师进入江西,攻占了八个府共五十余州县。曾国藩被围困在南昌城中,吓得坐立不安,呼救无援。就在军事节节胜利、曾国藩就要全军覆没的时候,石达开接到了天王的命令,要他迅速回到天京,歼灭围攻天京的敌军。

一八五六年五月,石达开率领三万大军,从江西到达天京外围。他采取声东击西的策略,首先占领溧水,诱使清军江南大营主帅向荣连续派军争夺溧水,而他却乘机与天京城内派出的军队配合,经过四天激战,攻占了清军设在南京城外不远的江南大营的大本营。向荣这个清军的宿将,被逼得走投无路,逃至丹阳后,不久就自缢而死。盘踞在天京城下三年多的清军江南大营的拔除,对巩固天京的安全起了很大作用。

出走天京

一八五六年,正当太平军作战节节胜利的时候,太平天国领导集团发生了内讧。掌握着天朝实际大权的杨秀清,企图取洪秀全而代之。洪秀全发现这一阴谋后,密诏韦昌辉诛杀杨秀清。韦昌辉乘机扩大事态,不但杀掉了杨秀清,还枉杀了杨的全家和所属大批将士。当时,石达开正在武昌洪山军营。他得知这一消息后,立即返回天京,面见天王,认为韦昌辉杀人过多。他指责韦昌辉说: “我们弟兄起事、本意是戮力同心、共图大事。杨秀清叛逆天朝,不得不杀了他,但你株连杀害无辜,难道就不顾天国江山的安危了吗?”韦昌辉不但不承认错误,改弦更辙,反而还要加害石达开。消息传出、石达开连夜从小南门吊城逃走,但他的家属却全部被韦昌辉所杀。

石达开回到自己的大本营安庆,宣布韦昌辉的罪状,从武昌等地调集四万余人,举起靖难旗帜。石达开的举动,得到了全军上下的拥护。于是,洪秀全在满朝文武的协助下,诛杀了韦昌辉,并将韦的首级送到石达开军中,召石达开回朝辅政。十一月下旬,石达开回到天京。由于他反对连株无辜,坚持只惩办祸首,连韦昌辉的父亲也不予加害,因而在太平军广大将士中建立了崇高的威望,合朝推举他主持政务,洪秀全也加封他为“电师通军主将义王”。石达开在辅政期间,团结了革命内部的力量,安定了人心,在军事上也采取了正确的策略,稳定了形势。但就在这时候,洪秀全鉴于杨秀清篡权的教训,却对石达开存有戒心,任命他的大哥洪仁发为安王,二哥洪仁达为福王。石达开受安、福二王的排挤,于一八五七年五月,负气出走天京,走上了分裂的道路。

石达开的出走,给太平天国革命造成了无可挽回的损失,而他本人也走上了一条逐渐毁灭自己的悲剧道路。此后,他率军转战江西、浙江、福建、湖南、广西、贵州、云南等省,虽然打了一些胜仗,攻下了一些城市,但这时他所率领的军队,已成了一支没有后援的孤军。跟随他的广大太平军战士也感到前途渺茫,纷纷要求返回天京。石达开众叛亲离,只带领了万余人进入四川。

一八六三年六月,石达开率领的部队在四川大渡河边的紫打地(今安顺场)受困。他怀着“舍命以安三军”的心情,先让他的妻妾四人、幼童两人服毒投水自尽,随后到敌营投诚。他幻想牺牲了自己,可以保全部众。谁知敌人背信弃义,一夜之间将两千余名已经放下武器的太平军战士全部杀死,他本人也被解赴成都,牺牲在敌人的屠刀之下。

更多信息:

本文由谋略学网原创收集发布,转载请注明链接。

转载请注明地址://mouluexue.com/minguorenwu/2020064237.html

相关文章

大家在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