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知名人物 正文

洪秀全是一个怎样的人?如何评价洪秀全?

扫码手机浏览

一八三七年春天,广州的秀才考试发榜。一个初试已被录取,复试却又落第的青年,在失意、痛苦之中病倒了。轿夫把他抬回家中后,病势愈加沉重,一连四十多天卧床不起。而且,神志似乎错乱,经常在屋子里披头散发,做着手执宝剑的架势,跳东跳西,好象在向敌人砍杀。嘴里还念念有词“斩妖,斩妖! ”甚至还顺口吟成了这样的诗句:

手握乾坤杀伐权,斩邪留正解民悬。

眼通西北江山外,声震东南日月边。

家中见他病成这样,很是着急。可是,怎么跟他说话,他都不予答理。一八四三年,他读了《劝世良言》以后,才明确告诉大家,当时自己做了一场梦,被召到了天堂,天父上帝赐他一柄宝剑,一颗玺,叫他诛灭人间的妖魔,还教给他一些诗歌。他还说,他是上帝的二儿子,他的哥哥就是基督耶稣。上帝要他替天行道,解救百姓苦难。

这个青年,就是太平天国农民起义的杰出领袖洪秀全。他是个农民的儿子,当时已萌发了反对清王朝腐朽统治的革命思想。后来,他仿效历史上农民革命假借“天命”,顺应“天心”的手法,来动员民众,组织民众。

建立拜上帝会

洪秀全生于一八一四年,原名仁坤,小名火秀,广东花县人。父亲洪镜扬是个朴实勤劳的农民,两个哥哥也都在家种田。洪秀全自小聪颖好学,活泼诙谐,深为其父钟爱。他七岁入私塾读书,十三岁考中了童生。尽管他家贫穷,有时交不出学费,但因成绩好,老师仍乐意教他。

十六岁时,洪秀全因家贫辍学,在家随父兄种田。这一年,他第一次去广州赴考。作为一个出身贫苦的知识分子,出路就是应考、中举、做官。洪秀全把自己的前途也寄托在科举功名上。但是,他每次赴考,县试常常是名列前茅,但府试却总是落第。一八三六年,他第二次去广州赴考,偶然从传教士那里得到一本名叫《劝世良言》的书。这是一本基督教的布道书,编纂者是英国牧师玛礼逊的门徒、中国牧师梁发。梁发接受伦敦传教会的指使,编写了好几种宣传基督教的小册子, 《劝世良言》就是其中之一。这本书有十几万字,宣扬上帝创造万物,主宰一切,劝导人们信奉上帝,避灾禳祸。虽然内容十分荒诞,但洪秀全却从中受到了某些启发。

一八四三年,洪秀全第四次赴广州应试,结果依然失败而归。从此,他彻底抛弃了科举仕途的幻想,开始探索救国救民的道路。洪秀全长期生活在农村,深知农民的疾苦。多次去广州赴考,又使他了解了社会,开阔了眼界。第一次鸦片战争失败后,清政府被迫签订了丧权辱国的卖国条约,老百姓对统治者的不满和愤恨达到了顶点,各地会党的反清斗争十分活跃,这都给了他很大的鼓舞。他决心创立新组织,开展反清的革命斗争,改变国家的制度,解除百姓的痛苦。

洪秀全先按照《劝世良言》上的方法,自行洗礼。然后,请了一个外号叫“打铁罗”的铁匠,给自己铸了一把剑,刻上“诛妖剑”三字,随身佩带。为此,他还写了一首咏宝剑的诗:

手持三尺定山河,四海为家共饮和。

擒尽妖邪归地网,收残奸宄落天罗。

东西南北敦皇极,日月星辰奏凯歌。

虎啸龙吟光世界,太平一统乐如何?

在诗里,洪秀全表示了自己要通过武装斗争来建立农民革命政权的信念。一八四三年七月,洪秀全和他的同窗好友、表弟冯云山及族弟洪仁玕等创立了“拜上帝会”,作为反清起义的组织形式。他们进行了广泛的宣传工作,说天下将要大乱,入会者才可免除灾难;人人都是上帝的子女,没有贵贱之分,男的都是兄弟,女的都是姐妹;而洪秀全则是奉了上帝的命令来到人间斩魔杀妖,拯救大家的。这些带有浓厚宗教色彩的思想,对农民很有吸引力。入会的人愈来愈多,洪秀全的威望也越来越高。

在此基础上,洪秀全在乡里采取的第一个重大举动,就是把私塾中的孔子牌位砸毁,把家里供奉的神象拆掉。为了组织革命力量对抗封建势力,他还立下了惩治社会上恶人的条款:一、通奸犯淫者打;二、诱奸妇女者打;三、忤逆父母者打;四、偷窃赌博者打;五、游荡为恶者打。这些做法符合农民的利益,所以很受农民的拥护。

为了选择有利的革命据点,一八四四年四月,洪秀全、冯云山等人沿着春潮初涨的西江,溯江而上,到广西去传教布道。他们深入山区和少数民族地区,走遍了十多个县,一面做工,一面传教,脱掉了读书人的长衫,和贫苦群众打成一片。但由于教义简单,虽然发展了一些会员,还不能号召更多的群众参加。于是,冯云山辗转到广西桂平继续活动,洪秀全则返回广东花县,从事理论著述。

创立农民革命的思想理论

回到家乡后,洪秀全一面教书,一面写下了《原道救世歌》、《原道醒世训》、《原道觉世训》等宣传革命思想的文献。他为广大贫苦农民创造了一个上帝,指出人世间的男女,都是上帝的儿女, “天下多男人,尽是兄弟之辈,天下多女子,尽是姐妹之群”。这就是说,在上帝面前,人人是平等的。从而根本上否定了, “君为臣纲、父为子纲、夫为妻纲”等一套封建纲常礼教。

洪秀全用这个上帝来反对“阎罗妖”。他说的“阎罗妖”,就是清朝皇帝和大大小小的官吏、土豪、劣绅,一直到宣扬封建邪说的和尚、道士。洪秀全决心高举“奉天诛妖”的大旗,推翻“阎罗妖”的统治。

洪秀全还用这个上帝来表达自己的社会理想。在他看来,私有制的存在,造成了人与人之间的不平等与各种矛盾斗争。因此,他号召大家循行上帝之真道,铲除私有制,摆脱封建压迫,建立一个“强不犯弱,众不暴寡,智不诈愚,勇不苦怯”的公平正直的世界,实现“天下一家, 共享太平”的理想社会。

洪秀全还用这个上帝来反对帝国主义侵略,维护民族独立。他说: “上帝划分世界上各国,以海洋为界,犹如父亲分家产于儿辈。”因此,侵略别国是违背上帝意旨的。他表示,要遵循上帝的旨意, “当教各国各自保管其自有之产业,而不侵害别人所有;我们将要彼此有交谊,互通真理及知识,而各以礼相接;我们将共拜同一之天父,而共崇敬同一之天兄世界救主之真道”。在上帝天父面前,国与国之间也应该是平等友好的。很显然,洪秀全创造的上帝,反映了农民的民主主义的平等观念,它后来成为太平天国革命的理论基础。

外国侵略者的嗅觉是很灵敏的。他们对洪秀全需要的上帝很不满意。一八四七年,洪秀全听说广州有个美国传教士罗孝全,便怀着寻找救世真理的愿望,和洪仁玕一起跑去找他。在那里,他读了基督教的主要经典《旧约》和《新约》,熟悉和研究了基督教的宗教仪式。但有趣的是,罗孝全始终不肯为洪秀全洗礼,认为他的思想“不纯”。因为洪秀全需要的是革命的上帝,而罗孝全传授的却是麻醉人民灵魂的上帝。

这一年,洪秀全第二次来到广西。此时,经过冯云山几年的工作,拜上帝会有了很大的发展,在桂平县的紫荆山区扎下了根。于是,洪秀全就在那里设立了拜上帝会的领导机关,并参照在广州学到的对上帝礼拜的仪式,制定了各种教规,把人们的日常生活都表现为一种宗教仪式,并通过这些仪式和上帝联系起来。比如集会有赞美诗,睡觉有祈祷文,婚丧喜事也都有一定的仪式。洪秀全还为教徒立下了“十款天条”,也就是十条戒律,其中有不准淫乱,不准忤逆父母,不准杀害,不准盗窃,不准赌博等。这些条文,在平时是教徒的生活准则,在战时就成了军事纪律。

新的思想理论起了动员与组织群众的作用,拜上帝会的势力愈来愈大。后来的一些领导人如杨秀清、肖朝贵、石达开、韦昌辉等都前后入会。太平天国的领导核心便逐渐形成。

就在这个时候,洪秀全听说象州有座甘王庙, 屡次显灵。据说甘王是个凶神,生前就是个淫乱、凶暴的恶棍,谁要说了他的坏话,就会得病。人们害怕他,就建了庙宇供奉他。洪秀全为了打破群众的迷信,便和冯云山等来到象州,挖去甘王的眼睛,拔掉他的胡须,把威风凛凛的甘王偶像砸毁了,还历数甘王欺骗群众、兴妖作怪的十大罪状,不准他再毒害人民。此事一传开,拜上帝会的名声大振,到一八五○年,就发展到一万余人。其中多数是农民,也有烧炭工、矿工、运输工和手工业者。这时候,广西境内连年大早,广大农民少衣缺食,走投无路,挣扎在死亡线上。洪秀全看到这个形势,认为起义条件趋于成熟,便一面派人铸造兵器,一面训练会众,联络各地会党,加紧了起义的准备工作。

发动田起义

一八五○年七月,洪秀全发布总动员令,通知各地的拜上帝会组织,在十一月四日向紫荆山麓的金田村集中。各地会众纷纷响应,他们变卖财产,缴给公库;实行有饭同吃、有衣同穿、有钱同使的制度;按照军队的体例,以军、师、旅来编制营伍,准备起义。

一八五一年一月十一日,拜上帝会在金田村举行了誓师仪式。洪秀全庄严宣告起义,定国号为“太平天国”,起义军称“太平军”。同年三月,洪秀全被拥戴为天王,杨秀清等为五军主将,建立起领导核心。同时发布了五条简明的纪律:一、听从命令;二、分男营、女营;三、秋毫无犯;四、公心和睦;五、同心合力,不临阵退缩。洪秀全以农民领袖的豪迈气概,揭开了太平天国农民革命的壮丽序幕,一场伟大的反帝反封建的农民革命战争爆发了。

一八五一年九月,太平军攻下了第一座城市永安。在这里,洪秀全颁布了太平天国年历和各种制度,健全了领导机构。他封杨秀清为东王,肖朝贵为西王,冯云山为南王,韦昌辉为北王,石达开为翼王,西王以下各王, “俱受东王节制”,并定一八五一年为太平天国元年。

从一八五二年起,太平军开始了以夺取南京为目标的战略转移。经过一年多的艰苦奋战,于一八五三年三月十九日胜利攻克南京。三月二十九日,洪秀全在十多万人的簇拥下进入南京。从此,起义开始进入了一个新阶段。

大力建设天国

进入南京以后,洪秀全将两江总督衙门改为天王府,改南京为天京,作为太平天国的首都。随即开始了军事、政治和经济等各方面的建设。

首先,继续推行公库制度,私有财产收归公有。实行供给制,自天王至士兵,一律不领薪俸。如有婚丧生育,由公库拨钱开支,每家给钱一千文,粮食一百斤,“通天皆一式”。

其次,洪秀全颁发了太平天国的革命纲领《天朝田亩制度》。这个纲领取消了封建地主的土地所有制,把天下土地分为九等,按每家人口多少进行平分。年满十六岁的男女,都可分得一份,十六岁以下的分半份。好坏田搭配,以好补次。以达到“有田同耕,有饭同食,有衣同穿,有钱同使,无处不均匀,无人不饱暖”的理想境界。很显然, 《天朝田亩制度》反映了农民从地主手里夺回土地的革命要求,它鼓舞了农民的反封建斗争。但其中包含的绝对平均主义,却又反映了农民落后的一面。同时,由于战事的频繁,这种平分土地的制度当时也很难实行。

在太平天国推行的各项制度中,值得一提的是妇女的解放。太平天国实行女子与男子平等的原则,妇女和男子一样作战,一样做官,一样参加考试。太平军中有女兵四十军。洪秀全的妹妹洪宣娇,就是英勇善战的女英雄。

在婚姻制度上,太平天国废除了买卖婚姻,让男女自由结合,还规定了“天下婚姻不论财“的原则。

在天京,洪秀全等革命领导者还制订了北伐和西征的计划。但因为天京尚在清军的包围下,他们只派出了二万余人的北伐队伍,这支英勇的部队在李开芳、林凤祥等著名将领率领下,转战数千里,一直打到天津西南的杨柳青。终因孤军深入,后援不至,被清军消灭。

在此同时,洪秀全派出的西征军却横扫大河上下,占领了上至武汉。下至镇江的大片土地。可惜,在太平天国革命取得重大胜利的时刻,太平军内部发生了一场严重的相互残杀。

革命的失败

以洪秀全为首的太平天国领袖,在进入天京以后就逐渐滋生了居功自傲、妄自尊大的情绪,甚至贪图享受,过起腐化堕落的生活来。洪秀全本人一反平均制,而仿效封建的等级制。他坐的轿子要六十四人抬,杨秀清的轿子由四十八人抬。还大兴土木,建造王宫。各王府的侍从和僚属都在千人以上,且多为女性,诸王大都沉缅于女色之中。

为了保持天王的威严,洪秀全深居宫中,不亲理朝政。于是,大权旁落,军政要务由东王杨秀清主持。杨秀清出身烧炭工人,颇具才干。他自恃才高功大,权势欲逐渐膨胀,逼迫洪秀全承认他是“万岁”,并打算在一八五六年九月间他生日那天,登上“万岁”宝座的时候,干脆除掉洪秀全。因此,洪秀全非常惊慌,他密令在江西战场的韦昌辉回师勤王,诛灭杨秀清。韦昌辉曾多次受到杨秀清的羞辱,并被杨责打数百棍,早已怀恨在心,就立即带亲兵三千人,于九月一日深夜赶回天京,杀死杨秀清全家及东王府侍从数百人。接着,又大批屠杀杨秀清的部属。两个月内,太平军的优秀将领、士兵及其家属两万多人被杀。

洪秀全对韦昌辉如此滥杀无辜,深为不满。在长江上游指挥作战的石达开闻讯,也急忙回到天京,斥责韦昌辉杀人太多。谁知韦昌辉凶相毕露,还想把石达开除掉。石达开得知,连夜出逃。韦昌辉便把石达开的家属杀掉。石达开逃到安庆后组织军队杀回南京。此时,天京城内军民无不痛恨韦昌辉。于是,洪秀全依靠全朝文武的同心协力,在十一月二日诛杀了韦昌辉,并召石达开回天京辅政。这样,一场自相残杀的内讧才算平息了下来。

然而,经过这场内讧,洪秀全变得不敢相信异姓的将领了。他对石达开怀有戒心,不把大权交给他,却封了自己的哥哥洪仁发、洪仁达为王,帮他处理朝政。他们处处压制、排斥石达开。石达开看到天王不信任自己,就不顾大局,于一八五七年五月,率领约十万名太平军将士,脱离天京,出京西去,走上了与太平军分裂的道路,最后在大渡河畔被清军消灭。

石达开的出走,使太平军的实力大大削弱。清政府勾结外国侵略者,乘机向太平军猖狂反扑。在太平军处在中外反动派联合进攻的困难状况下,洪秀全亲自主持军政大事,提拔了李秀成、陈玉成等青年将领,多次打败敌人的进攻。但是,由于双方力量对比的悬殊,天京终于被重重包围,内无粮草,外无援军,形势一天天恶化。洪秀全带头吃野菜,坚持战斗,他的身体一天天地坏下去。在病危之际,他还命令大家努力杀敌,保卫天京。一八六四年六月一日,这位太平天国的杰出领袖,终于与世长辞,幼主洪天贵福继位。七月十九日,天京被曾国藩的地主反动武装所攻破。太平军和清军展开了激烈的巷战,他们宁愿牺牲在敌人的刀枪下,烧死在熊熊大火中,也不愿向敌人投降。

太平天国革命虽然失败了,但是,它揭开了我国旧民主主义革命的序幕,在中国历史上第一次提出了政治、经济、民族、男女四大平等,沉重地打击了封建统治者,为辛亥革命准备了条件。洪秀全探索的救国救民的革命道路,及领导的长达十多年的农民革命斗争,为中国共产党领导新民主主义革命提供了宝贵的经验教训。洪秀全作为伟大的农民革命家和民主革命的先驱者,永远值得我们纪念。

更多信息:

本文由谋略学网原创收集发布,转载请注明链接。

转载请注明地址://mouluexue.com/minguorenwu/2020064221.html

相关文章

大家在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