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知名人物 正文

李伯元简介

扫码手机浏览

本世纪初,当中国处在一片黑暗之中的时候,文坛上出现了被鲁迅先生称为“谴责小说”的大批作品。这些作品把朝廷的昏庸,官场的腐败,社会的龌龊,……统统展现在人们面前,虽然没有能够正确指出改造中国社会的道路是什么,但对人们认识当时的社会现实,促进人民的觉醒,起过积极的作用。而名列“谴责小说”作家之首的,则要推《官场现形记》的作者李伯元。他一生创办报纸,主编杂志,创作了大量的谴责小说,是一位笔端凝聚着爱国心的作家。

抛弃仕途

李伯元,名宝嘉,字伯元,别署南亭亭长,笔名游戏主人、讴歌变俗人,江苏武进(今常州)人,一八六七年出生在山东。三岁时,父亲去世,从此,他便和母亲依靠堂伯父李翼青生活。李翼青对他如同自己的儿子一样,严格管教。在堂伯父的教育下,李伯元的学业长进很快,对八股文章、诗词赋曲、音乐书画等样样精通。

一八九一年,李翼青辞官返回故里,李伯元也随同回到了原籍武进。那时,他已是个二十六岁的饱学儒生。回家乡后,他参加了一次县考,中了第一名秀才。可是,去江阴参加乡试,却名落孙山。从此,他断绝了科举的念头,再也不去追求那末代功名。

创办近代小报

一八九六年,李伯元来到上海。当时,正值民族危机日益严重的关头,一部分知识分子开始觉醒,全国掀起了唯新变法的高潮。在新思潮的影响下,李伯元认识到要唤醒民众,最有效的方法是创办为人们所喜爱的通俗性报纸,便参加了《指南报》的创办工作,后又亲自创办了《游戏报》,既当主编,又当主笔,从此开始了文学生涯。

一八九七年六月, 《游戏报》创刊号出版。这张小报每日出四版,内容大多记叙官场的笑柄、社会的趣事,以及歌楼舞榭、妓院娼寮、茶肆酒馆的新闻,文字通俗易懂,诙谐有趣。

《游戏报》的宗旨并不是倡导游戏。李伯元说: “岂真好为游戏哉?盖有不得已之深意存焉者也。”什么是李伯元的深意呢?那就是“当今之世,国日贫矣,民日疲矣,士风日下,而商务日亟”。他要“假游戏之说,以隐寓劝惩”;他要大声疾呼,唤醒懵懵懂懂的“芸芸众生”。所以,他的《游戏报》 “意取其浅,言取其俚,使农工商贾、妇人竖子,皆得而观之”。

为了办好《游戏报》,李伯元付出了艰苦的劳动。有时候夜幕降临了,第二天要见报的文章还没有脱稿。工人等着要排字,而有事来相商的朋友、客人则坐在身旁,李伯元只得一边和朋友、客人谈话,一边写作。但他并没有因此而草率了事。他对于每篇文章的遣词造句,都仔细斟酌推敲。对报纸上发表的新闻,尽量做到符合事实,一旦发现出了差错,就公开更正。

为了联系作者,李伯元还设立文社,经常出题目征文、征诗,在报上刊出后给予奖励。鲁迅青年时代就参加过这项活动。

《游戏报》虽然办得很有成绩,深受读者欢迎,但李伯元在经济上并没有获利,他常常靠借债过日子。这时候,上海滩上又出现了十几种仿效《游戏报》的小报。于是,李伯元索性将《游戏报》的办报权售出, 自己另外创办了《世界繁华报》。它比起《游戏报》来,栏目分得更细了。经常出现的栏目有讽林、艺文志、野史、官箴、北里志、鼓吹录、时事嬉谈、谭丛、小说、论著等。尤其是艺文志和小说两栏,经常刊登文艺作品,很受读者欢迎。李伯元自己的作品《官场现形记》、《庚子国变弹词》和吴趼人的《糊涂世界》等都在这上面刊出。

从一九○三年开始,李伯元还为商务印书馆编辑了《绣象小说》半月刊。这是一本在当时发生过很大影响的文艺杂志,许多暴露社会黑暗、在中国近代文学史上有一定地位的作品,如忧患余生的《邻女语》、刘鹗的《老残游记》和李伯元自己的《文明小史》、《活地狱》等都发表在这本杂志上。

创作谴责小说

在办报纸、编杂志的过程中,李伯元创作了大量的文学作品。他的作品深刻广泛地反映了社会生活,揭露了中国封建社会各个方面的弊病,如《官场现形记》和《中国现在记》暴露了官场的昏庸腐败; 《活地狱》揭露了中国监狱的黑暗和残忍; 《庚子国变弹词》反映了义和团运动和八国联军进攻北京的情况;而《文明小史》则几乎触及了维新变法时期中国社会生活的各个方面。

《官场现形记》是李伯元的代表作品,共六十回,创作于二十世纪的最初五年。这部小说描写了从下级典史到高层军机大臣等各式各样的封建官僚,他们虽然职位不同,但都爱钱如命。他们的共同信条是“千里为官只为财”, “遍天底下买卖、只有做官的利钱最好”。鲁迅先生在论及《官场现形记》时就指出,它所叙述的皆是迎合、钻营、朦混、罗掘、倾轧等故事。

在李伯元的文学创作中, 《文明小史》也是一部重要作品,它集中反映了李伯元改良维新的思想倾向。李伯元在《文明小史》的开头说,新政新学“是文明世界上的一个功臣。所以,在下特地做这一部书,将他们表扬一番,庶不负他这一片苦心孤诣也。”但是,他在作品中对假借几个新名词招摇撞骗,以谋取升官发财的人物也表示了很大的不满,进行了深刻的揭露。

李伯元是个改良主义者。他看到了社会政治的腐败,但却找不到出路,只好感叹“无奈遍山遍地,都是这班畜生的世界”。

写作爱国通俗文学

李伯元不仅创作文言小说,而且也写了不少仿时调的通俗诗歌。下面,我们摘录一首他写的仿时调叹五更体《爱国歌》:

一更里, 月初升,爱国的人儿心内明,锦绣江山须保稳,怕的是人家要瓜分。

二更里,月轮高,爱国的人儿胆气豪,从今结下大团体,四万万人儿是同胞。

三更里, 月中央,爱国的人儿把眉扬,为牛为马都不愿,一心只想那中国强。

四更里,月渐西,爱国的人儿把眉低,大声呼唤唤不醒,睡梦中的人儿着了迷。

五更里, 月已残,爱国的人儿不肯眠,胸前多少血和泪,心里头一似滚油煎。

从这首叹五更调里,我们不难看出李伯元那强烈的爱国激情。他对自己的祖国遭受帝国主义的侵略感到悲愤,希望同胞赶快觉醒,团结一致,万众一心,反抗侵略,使祖国富强。全诗用十分通俗易懂的语言写出,显得更加生动、感人。

在李伯元写的爱国通俗文学作品中, 《庚子国变弹词》也是很重要的一部。它完成于一九○一年《辛丑条约》签订以后,是我国第一部反帝弹词小说。在作品中,李伯元用凝重、凄切的语言,反映了中国人民的苦难历史。他希望同胞看了以后,能够“打起精神,各人轰轰烈烈地做一番事业”。

一九○七年,近代爱国小说家李伯元与世长辞了,终年四十一岁。死时家中一贫如洗,多亏友人出钱,丧事才得以料理。

更多信息:

本文由谋略学网原创收集发布,转载请注明链接。

转载请注明地址://mouluexue.com/minguorenwu/2020064214.html

相关文章

大家在看